页面载入中...

台湾“孙文学校”校长张亚中宣布参选国民党主席

  饭在锅里,我在床上;饭在局里,我在桌上。饱暖思淫欲,饥寒起盗心,饭局上都是饮食男女,“人之大欲存焉”,多理解啊。小宽老师曾写了一篇文章,惹怒了很多女性,《一桌没有姑娘的饭局,还能叫吃饭吗?》,他认为如果没有女人,再荤的饭局也都是“素局”,我觉得说得挺对,但这不意味着我们要把女人怎么样,把女人吃了吗?虽然陈晓卿老师一直说最好吃的是人。有女人的饭局,就像小宽说的那般,“那顿饭吃的如高山流水,如绕树三匝,如大珠小珠落玉盘,如温泉水滑洗凝脂,如春宵苦短日高起,如一树梨花压海棠。”不过情感还是不宜霸气外露,点到为止,“恰到好处,最难将息。”同时,广大女性也大可不必像遇见流氓一样,世间伪君子这么多,我们演一回流氓又如何?况且饭局上的妹子又不是我们绑架而来,我们货真价实明码标价,她们挑肥拣瘦去伪存真。

  饭局从来都是政治色彩浓厚的“政&治”局,就像床局一样,它不再是单纯的身体交流,而要背负着巨大的精神压力,就像当年的吕不韦和太后一样,床上的身体素质和他的政治素质紧密挂钩,床上的时间犹如他的政治生命。一旦床上的局面出了问题,在政治局面上也要出问题,这不是单纯的性能力问题,而是极其严重的政治问题、思想问题、忠诚问题。由此可见,越是高层的局,意义越深远,关系越复杂,就像西游记当中神仙的饭局一样。

  西游记里的饭局大概分三种,一种是神仙饭局,一种是妖怪饭局,还有一种是大妖和小仙的饭局,这大概类似于体制内和体制外人士的饭局一样,改良的消息往往从这类饭局里传出来。第一种的神仙饭局就属于那种高级的、意义深远的,比如说玉帝的瑶池蟠桃嘉会、太上老君的丹元大会,往往庄严肃穆气势恢宏,请的也都是些西天佛老、菩萨、圣僧、罗汉,南方南极观音,东方崇恩圣帝、十洲三岛仙翁、上八洞三清、四帝,太乙天仙等,可谓人员众多,皆有来头。神仙饭局没有大鱼大肉四喜丸子,估计也不怎么好吃,但能否吃上,却关乎面子,就像乌镇互联网饭局,那些大佬次次都没有请马云,马老板说,请我我也不稀得去。于是自己去达沃斯组饭局,座上都是各国政要名流。名人事多,名人饭局,请谁不请谁的一定要斟酌好,谁跟谁不能坐一桌吃饭的也要事先摸清,否则遇到个齐天大圣弼马温,听说没请自己,大闹蟠桃会,结果一场饭局引发了一场血案。

  老刀:是的,欲望永无止境。老话讲“身后有余忘缩手,眼前无路想回头”。中国有太多这样的故事,远的从沈万三、胡雪岩,近的不可胜数,在近20年的财经圈中,已经有很长的一串名单。足以镜鉴。

  新浪文化:胡雪岩非常典型,起于官商,败于官商。这对小说中任鸿飞的起伏沉沦和性格塑造,有启发或借鉴吗?

  老刀:并非借鉴,而是事实上依然如此。这其实是中国社会的悲哀。中国上下5000年创造了光辉灿烂的物质文明,但是,解放时毛主席说“一穷二白”,留的东西不多。传统的说法是“富不过三代”,这虽不能说是富豪的宿命,但是现实的政商结构、政商关系,确实将富人们放在火炉上炙烤。因为,要想做大财富,必须依附于权力,胡雪岩如此,任鸿飞也如此。这本身就是危险的,因为一遇权力变迁和更叠,再大的财富都会难以自保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台湾“孙文学校”校长张亚中宣布参选国民党主席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