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博物馆开夜场如何能双赢?

  我比较保守,我总觉得这样生产出来的东西,不是真正的文学。就像刚才我们讨论的智能机器人写的唐诗一样。从技术上来讲,它符合律诗的所有要求,但是它没有创造性。另外它没有诗人那种鲜明的个人特征,它能生成一首诗,但生出不新的情感。一个活人写的是哪怕平仄全错了,它还是有人的情感在里面,至少还是有要表达的一种感觉。机器是不会犯错误的。这种机器写出来的小说,肯定是快,但我想写作者还比较自信一个原因就是——我写的不如你写得快,甚至不如你写得好,但这是人写的东西,是有人气的。

  时至今日,我感到人类面临的最大危险,就是日益先进的科技与日益膨胀的人类贪欲的结合。在人类贪婪欲望的刺激下,科技的发展已经背离了为人的健康需求服务的正常轨道,而是在利润的驱动下疯狂发展以满足人类的——其实是少数富贵者的病态需求。

  当所有人都“抬不起头”了,就形成了科技对于所有人的控制。人的所有时间都束缚在一个小小的物体上,一个屏幕上。孩子、老人都一样,谁能想到呢?过去我们认为电脑的发明会使人得到解放,我们会抬起头来。结果现在更可怕了。

  梁鸿鹰评议《奔月》:“这部作品给人提供认识当代社会人的精神生长的新的渠道,此外对于女性的命运,和她们在当今社会上的地位也有思考。以前的女性总是被牵引,在这部作品当中各个阶层的女性都成为牵引社会重要的方面。《梁光正的光》中,梁鸿把生活沸腾的劲儿表达得很好,沸腾的根本原因就是梁光正本人,他既是导致锅沸腾的柴火,他有不同的念头,一会儿要寻亲,一会儿要反不合理的现象,他把所有的人调动起来,把他的四个子女调动起来,这个人特别自大,又特别自卑。”

  梁鸿鹰也指出他认为这些作品存在的问题:“像《奔月》当中女主人公为什么那样结束,对她做出这个选择的原因没有太多说明。另外《梁光正的光》,梁光正这些子女那么听他们爸爸的话,我也认为不太可信,因为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,当一个老人失去经济地位以后,他面临的问题是很多的,但是这个作品回避了这点。”

admin
博物馆开夜场如何能双赢?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