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北京市财政局:2019年财政支出超八成用于民生领域

  民进党看起来好像很勇敢,其实那只是表面,因为有三种人可以真的让其感到害怕。日前,前台北县长周锡玮在政论节目中分析,民进党害怕的三种人,分别是大陆人、日本人、美国人。

  周锡玮表示,民进党为什么怕大陆人,因为怕大陆人来台湾买太多农渔产品,然后农渔民就会喜欢大陆人。如此长久以后就没人想要“台独”;再来,民进党又更怕大陆人的钱,因为民进党认为大陆资金进入台湾,两岸形成和平红利以后,就没人相信“台独”那套理论。

  第二个,民进党害怕日本人,看看慰安妇事件到现在有多久,民进党就是不敢提出任何一个赔偿要求。而且我们台湾跟日本的贸易逆差非常大,只要当我们不买日本产的核安食品,他就可以让我们许多的产品卖不到日本。对此,民进党有没有出来说过一句话呢?

  第三个,民进党最怕的就是美国人,简直任由老大哥索取保护费,这是因为对民进党而言,对抗国民党或中国大陆最好的方式大概非“美国牌”莫属。蔡当局不断告诉所有台湾人说,如果发生战争美国人一定会来保护台湾。但是这根本不可能,民进党就是想用跟美国的关系来恐吓台湾民众罢了。(中国台湾网 承良)

  真正称得上读书人的,应该像钱钟书、陈寅恪、吴宓、叶公超、翁独健、林庚、钱穆、朱光潜……这些夫子,系统巩固,条理清楚,记性又好,在他们面前,我们连“孺子”的资格也够不上的。

  要是站在画家的位置上,说起读书学问,除了以后活着的年月还要读书之外,也算够用了,不是学问家,要那么多学问干嘛?老记那么多干嘛?

  学问家读书,有点、线、面的系统,我们的知识是从书本上一路打着滚儿过来的,像乾隆的批示一样,我们只够“知道了”的水平。但比后来的首长在公文上打圆圈却是负责认真多多。画画,不可无学问前后照应。二弟的笔墨里就有许多书本学问,用的很高明,很恰当,变成了画中的灵魂命脉,演绎的不仅仅是独奏,而且是多层次的交响。

  画家像个牧人,有时牧羊,有时牧马,有时牧牛,有时牧老虎。只要调度有方,捭阖适度,牧什么都没有问题的,甚至高兴起来,骑在老虎背上奔驰一场也未必为不可。做个牧人不容易,上千只鸭子赶进荡里,汪洋一片也有招不回来的时候。

admin
北京市财政局:2019年财政支出超八成用于民生领域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